安森井@丧里丧气

我只是为了自己开心而已。

【个人向不完全整合】育·迷失动画第二集理系neta

感谢整理三连,当初看动画的时候我还没学过数理方程……

【休止中】太陽や人死に絶えし鳥世界:

【写在前面】

时隔多日的更新是这种随意的文章,十分不好意思……

第一集已经有日本人做了所以略过。老实说背景板里飘过去的料可不止这么点,但我只看得清这些了……

资料来源:一般通过文科生脑袋里贫乏的知识+从各种揭示板和个人博客搜集到的零碎信息

如果您看到眼熟的文字,那一定是我直接从维基百科直接复制下来的。

能力极为有限,不提供教学和解说服务,还请见谅……

 

1、42

《银河系漫游指南》将42定义为“生命、宇宙以及一切的答案”。

 

2、蒙提霍尔悖论

=三门问题。源于博弈论,出自美国的电视游戏节目Let's Make a Deal。问题的名字来自该节目的主持人蒙蒂·霍尔。

维基百科中列举了该问题的数种解答方法。

 

3、世界五分钟前假说

“世界变成现在这副模样,是在短短五分钟前发生的事,并没有更过去的历史。”

由罗素(大家都眼熟的那位)于《心灵分析(The Analysis of Mind)》的讲座六·记忆篇中提出。

原文:In investigating memory-beliefs, there are certain points which must be borne in mind. In thefirst place, everything constituting a memory-belief is happening now, not in that past time to which the belief is said to refer. It is not logically necessary to the existence of a memory-belief that the event remembered should have occurred, or even that the past should have existed at all. There is no logical impossibility in the hypothesis that the world sprang into being five minutes ago, exactly as it then was, with a population that"remembered" a wholly unreal past. There is no logically necessary connection between events at different times; therefore nothing that is happening now or will happen in the future can disprove the hypothesis that theworld began five minutes ago. Hence the occurrences which are CALLED knowledge of the past are logically independent of the past; they are wholly analysable into present contents, which might, theoretically, be just what they are even if no past had existed.

手头只有英文版的电子书就直接复制了一下,请见谅……

 

4、OP中的谜之图形

某卡多中也出现过的超立方体(的二维投影),超立方体即三维空间的立方体的四维类比。

 

5、柯西留数定理

①a为f(z)的1级极点的场合

动画中展示为:
正确公式为:

动画组犯了一个不懂复变函数的普通高中生就能揪出的公式错误呢……

即便改了错还是感觉怪怪的。

 

②f(z)为常数的场合(存疑)

动画中展示为:

正确公式为:

感觉怪怪的。

6、质能方程:E=mc^2

阐述能量(E)与质量(m)间相互关系的理论物理学公式。c是物理学中代表光速的常数。

 

7、玻尔兹曼熵公式:S=klogW

统计力学的重要公式,是热力学概率 W与代表系统乱度的熵之间的关系。

其中k是玻尔兹曼常数,大小为1.38065 ×10−23 J/K

 

8、泰勒展开式

初步判断为多项式的泰勒展开式,但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9、不确定性原理

量子力学领域中,粒子的位置与动量不可同时被确定,位置的不确定性与动量的不确定性遵守该原理,h为普朗克常数。

 

10、拉普拉斯变换

动画中展示为:

正确公式为:

将一个有参数实数t(t≥ 0)的函数转换为一个参数为复数s的函数的线性变换。

动画组怎么回事

 

11、(围道积分的)拉普拉斯逆变换

12、三角函数变换公式

13、128√e980

出现在角落里的,遮掉上半部分看起来很像I love you的谜数。

实际生活中的作用和r=a(1-sinθ)差不多?

补传一下今年万圣节的图

2018.10.31

格雷穆from永远的7日之都


*导出后只能看到一片白色所以这里调整了明暗


*我不会画画


*有参考

【摔笔】2018.10.17

“逃离就好了——”

她的话突然在我脑中搅动起来。

额下有些疼了,但仍然清醒着。

“永远都不会好了。”

原本想要回应,却突然意识到了身边无人的事实。倒是嘴没来得及合上,已是呛了一口风雪。

“阿昰死了。”女人哭了。

“不是我害的。”

“曾经我就是因为太相信你……”

“但一切都过去了,兰若。”

“恩将仇报!”

“放肆,你以为你是谁!”

“跟一个将死之人讲话我不在乎。”

“好,你很好……”

“咿呀啊——啪啦啪啦。”

尖叫声。鼓掌声。从远处传来。

“可我们都下场了,还需要对这么认真干嘛呢。”

“拉你对戏耽搁时间了,抱歉抱歉。”

“没事,咱好姐妹嘛,而且我知道你想哭的。”

“那还不是怪生理盐水用完了,这妆趴脸上了。”



hobo×西尾维新访谈(后篇)

【转发】

No.24:

翻译/蓝

原文来自hobo官网 渣翻练手用

http://www.1101.com/store/techo/people/014_2.html


西尾维新是当今最炙手可热的作家之一,他的新书一出版就位列排行榜榜首,其代表作为正不断动画化中的物语系列,并且以高产而闻名的他曾有过连续12个月每月一本新书的记录。据说他是用hobo来管理自己的写作进度的,那么他是如何使用hobo的以及刚开始是怎样邂逅hobo的,我们将围绕这些对他进行采访,并分前后篇刊载。

(注:划线部分为hobo)


用表格来表示工作量与时间的分配

 

你现在A6、A5、weeks和planner4本同时在用,并且还打算用spring,那么小说的灵感是写在A6上吗?

不,我一般不记录小说的灵感,单纯的备忘录倒是会写在A5上。另外为了在看校样的时候不遗漏需要检查的地方以及要点,我都会事先做好笔记,这个就算是创作手札了吧。

不把灵感记下来吗?你非常高产,作品里的人物也非常多,我还以为你肯定会归纳起来的。

忘掉的灵感说明它也没必要留下来。我也试过几次先在本子上写大纲再开始写正文,总感觉效果不是很好,比方说也试着在A5上每页都写一个灵感,最后写成365个短篇。

365个短篇!

不过在我把灵感写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满足得不想写正文了,大概一旦以这种形式输出后,就会想着下一件事了吧。

听说你的写作风格是把想到的东西直接在电脑里写成正文?

没错,感觉就跟短跑似的。不过就像短跑不能跑太多一样,我也会注意不要写太多,写太多第二天就没得写了,所以我会规定自己每天写的文字量。

还会规定文字量吗?那你一天大概能写多少?

现在大概每天写2万字吧。

每天两万字……好厉害……

具体来说,因为写5000字要花两小时,所以每两个小时就休息一次吧。两小时写5000字就相当于15分钟要写700字才行,所以如果15分钟过去了,只写了600字说明今天要陷入苦战了,而写了800字就能知道今天状态不错。

原来如此。

想当作家的时候最困难的就是写作量,无论要写300张稿纸还是400张稿纸,写作都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因此一开始很有挫败感。所以我哪怕不写小说的大纲,写作进度的大纲是一定要写的,只是简单计划要写几万字是没有用的,只有把工作量转换成便于计算的各个部分才能宏观掌控,而文字量和时间的分配我都是用hobo来管理的。

是吗?

比方说我接下来的工作是要写物语系列BD和DVD里面副音轨的文字部分,这个也是一开始就要用时间来大概把握整体的工作量。

BD和DVD副音轨的文字部分?

简单来说,就是由物语系列里的出场人物来对影像进行评论的附赠音轨吧。

说起来的确有由导演和声优解说场景或是讨论制作花絮的附赠音轨,不过这次是由出场人物来解说,而且还是由原作者来写解说词,粉丝们一定会很高兴吧。

因为这个工作不是写小说而是写解说词,所以不能用文字量来衡量而是要用时间来调整工作进度。动画一集大约是30分钟,假如30分钟的解说词要用5个小时写完,那么一个小时就要写6分钟的内容,10分钟就要写完一分钟的内容,这样重复30次自然就写完了。因此我就利用手帐里的方格制作表格,对照工作进度来填写。如果是写小说就以文字量为轴,如果是写影像的文字部分就以时间为轴,如果是写漫画的故事就以页数为轴。

你在如此高强度的工作安排中还能稳定地发表作品,原来是因为这种独特的日程管理方法啊。

不过反过来说,不能用表来管理的工作我就不太擅长了。另外与其说是管理日程,不如说是把日程进行分解再重新构建吧,hobo在这方面帮了我很大的忙。

能帮到你写作我们也很开心,非常感谢你的使用。

 

开会时发现对方也用hobo就会很安心


最近我感觉经常能看见有人用hobo,现在大约有多少用户?

2013年大约有48万人使用。

我在2009年使用指南的书腰上看到写的是25万人,现在差不多已经有2倍了。我看到别人用hobo就可以用“我也在用呢”搭话,最近亲身体会到这个机会变多了不少。

那真是挺好的,似乎的确有很多人都是因为hobo而开始交谈的。

不过开会的时候,对方使用什么样的手帐还是很重要的。从对方使用手帐的种类和方法,总感觉能看出对方的工作风格。

的确,那你看到对方用hobo会有什么感觉?

感觉很安心,至少对方大概不是那种咄咄逼人的性格吧。

的确,我们办活动的时候,来参加的用户里很少看到有比较强势的。

毕竟工作以后手帐就是人的第二张名片吧,不过我连第一张名片都没有说这个感觉有点不太合适呢。

 

为了积极向前看,有时也有必要回顾过去


因为要接受这次采访,我还大致回顾了一下最开始用的那本手帐,使用指南里面也写到了重新回顾的重要性,现在我非常能理解其意义所在了。

回顾后感觉怎么样?

那个时候工作很繁重,我想应该挺辛苦的,不过看了手帐,发现我当时非常享受每一个工作,就想既然那个时候那么开心也挺值了。

感觉发现了另一个自己,是吧?

没错,而且还看到了我已经忘记的一些烦恼,就觉得,完了!我怎么看到了这个!

好不容易忘了结果却想起来了吗……

不知道是应该不把想忘的事写下来,还是写下来才能忘。不过反过来说,当时觉得会纠缠自己一生的烦恼现在只不过是一件可以忘掉的事,一想到无论过去有多么大的烦恼现在都能战胜它,就不会那么不安了。

的确。

还有就是单纯觉得自己在这五年里,好像比自己所想得还要努力,就稍微有了一点自信。

回顾了以后,在很多方面都会积极向前看了吧。

的确,我觉得为了积极向前看,有时也有必要回顾过去。不过,为了回顾过去,首先这五年里持续写手帐是很重要的,所以我觉得我能遇见hobo真的很幸运,让我再次感觉到坚持的重要性,毕竟我也开始慢慢实现自己编一本辞典的梦想,没想到我不太擅长的写手帐的习惯居然能间接地促成了自己这个编辞典的梦想,人生总是这么不可思议。hobo对我来说不只是行程表和日记,而是手帐,所以我才能坚持下去吧,我觉得正是不擅长写手帐的人才更应该用hobo。

今天非常感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

哪里哪里。

hobo×西尾维新访谈(前篇)

【转发】

No.24:

翻译/蓝

原文来自hobo官网 渣翻练手用

http://www.1101.com/store/techo/people/014.html


西尾维新是当今最炙手可热的作家之一,他的新书一出版就位列排行榜榜首,其代表作为正不断动画化中的物语系列,并且以高产而闻名的他曾有过连续12个月每月一本新书的记录。据说他是用hobo来管理自己的写作进度的,那么他是如何使用hobo的以及刚开始是怎样邂逅hobo的,我们将围绕这些对他进行采访,并分前后篇刊载。


(注:划线部分为hobo)

 

第一次坚持写完一年的手帐

 

这里陈列的只是一部分代表作吧,不禁重新让人感到你的作品真多啊。

哪里哪里。

我是因为读到周刊上连载的由你负责故事的漫画才知道你的,觉得你独特的用词和文字游戏非常有趣,每个星期都很期待后续。

多谢支持。

当时你一边写漫画连载的故事一边还不断地在出小说吧。

没错。

日程排得很紧吧,你原来就是用手帐来管理日程的吗?

不,其实我很不擅长写手帐。一开始干劲十足地写得满满的,但渐渐地就写不下去了,最后就剩下白纸了。虽然我很想把工作记录以及日程安排都写下来,但总是买了就写不下去,然后再买再写不下去,一直重复着这个过程。就在这个时候,我第一次碰到了能让我写完一年的手帐,就是hobo。

真是太荣幸了,请问是什么时候的事?

2009年吧,因为看到我的责任编辑矢岛,就是今天在座的这位,在使用hobo,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的手帐。

这个世界上……

虽然现在一日一页的手帐并不稀奇了,但在当时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矢岛:我是2007年开始用的,已经用了7年了,我也很喜欢hobo的报道,一直在看的。)

真是非常感谢,也就是说,你看到矢岛先生用才知道hobo的对吧。

没错。于是我就想试着用一下这种手帐,但是去了很多文具店都没有找到,后来下定决心问了一下他的手帐哪里有卖的,才知道只有loft有卖的。

害你跑了那么多趟,真是抱歉,那个时候实体店的确只有loft才有卖的。那么拿到手的感觉如何?

现在可能觉得没什么,但当时手帐能平摊真的是个很大的进步,书签绳的设计也不错,另外虽然是一日一页却意外很轻。我自己很喜欢名言,当然每页上的每日名言也不会错过。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我第一次买hobo的时候也买了使用指南。这本书非常有用,里面不仅刊载了许多人精心想出的手帐术,还大胆地登了格子页的涂鸦以及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图案,详尽地说明了手帐的多种用法,而且告诉我们用手帐并不需要太过拘谨,怎样使用都可以,实在是帮了我很大的忙。

如果我没记错,2009年的使用指南里有类似于男性如何使用hobo的小技巧吧,是这个帮了你吗?

不,是使用指南让我明白手帐不用拘于形式,怎样写都可以,才让我第一次坚持写完了一年的手帐。后来我就每年不落地买hobo,当然使用指南也一起买回来,我想大概没有像我这样热衷于研究使用指南的用户了吧。


对hobo planner一见钟情,考虑再三用它作辞典


你现在用的是A6吧,一直都是这样不用书衣吗?

我是从今年开始不用书衣的。

为什么不用了呢?

其实我本来想继续用2013年的书衣的,因为我特别喜欢2013用的那个。后来2014年的内芯一上市我就买了放在那了,但是因为太心急了,到了12月1日可以写的那天,我实在忍不住,就没有套书衣直接在内芯上写了,跟2013年的那本同时用了起来。没想到写得很顺手,所以就不用书衣直接写了。我现在A6、A5、weeks和planner4本同时在用着。

同时用4本吗?

其实我还在想要不要从4月开始用spring呢。我本身就很喜欢文具,笔记本之类的都会买很多种,不过同时用所有类型的hobo今年还是第一次。

太感谢了,那么这几本分别是用来记什么的?

主要用的是A6,里面会记一些琐事和备忘录。weeks用来记录近期的行程吧,其实这本我还用得不是很顺手,正在摸索用法,本来我也不是手帐达人。虽然spring还没决定怎么用,不过还是想在4月的时候换换心情吧。A5是用来作剪贴本的,会贴上电影票的票根还有印象深刻的收据这种类似日常生活的碎片一样的东西。虽然贴在A6上也是这种感觉,不过使用指南里提到手帐哪怕只有剪贴也行,我想这就是一种创新吧。

剪贴的确是最省事的记录方法,那你的planner是怎么用的

我看到planner的瞬间就想把它买回去用,于是一时冲动买下来了。现在想想,也许正因为我的开始用了没有书衣的A6,才会迷上这个没有书衣只有封面写了手帐两个字的本子吧。不过那时我已经开始用A6了,买了以后才想这要怎么办呢。对我来说一日一页区分开来的确很好用,但是宏观来看,1月份的时候2到12月全部都是全新的,按照时间顺序从前往后用的确是理所当然的,不过有时候也想要是能均等地使用每一页也不错,我就是从这个想法中萌生了利用边角空间把它改造成辞典的想法。

词典吗?

在页面最边上写上あかさたな等假名,当我碰到新的或者是有意思的词,就把它写在属于它那行的那一页,这样就能均等地使用每一页了。

没想到用手帐当词典,真是闻所未闻的用法。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很喜欢辞典,一直想编一本属于自己的、只记录自己喜欢的词语的辞典,没想到以这种方式实现了,冲动购物还是有好处的。不仅仅是在本子上写下喜欢的词语,而且把它们按照あ行か行さ行等大类分开,时间顺序自然就消失了,这种随机性也很刺激。方格页写起来很方便,无论是记录的时候还是回顾的时候也都很有意思。

的确,这比乱序的单词本更有一种别样的风味。

我不想把它仅限于2014年,而想全部写在这一本里面。虽然里面还有很多空白页,但能有那么多余地可以增加词汇量,也算是作为作家的幸福吧。

你能这么说,我们也很荣幸。

 

旅行的时候带上画了地图的hobo


我在你其他的访谈记录里看到你说很喜欢旅行,那么旅行的时候会带上手帐吗?

我会带A6,出门前会在上面画好地图,到了目的地看着地图走,不过我会一直留意只要画得差不多就行了。因为我喜欢迷路,很喜欢从一个不知道是哪的地方走到另一个不知道是哪的地方。前段时间我在山梨县的山里迷路了,朝着可能是城镇的方向走,结果越来越偏,就在我想,这下可完了的时候,远远地看到了永旺的招牌,“太好啦!是镇子!”,简直高兴坏了。

无论是把planner当词典用还是喜欢迷路,这都是珍惜偶然性的表现吧。

可能吧。其实去哪里旅行真的无所谓,我喜欢的旅行就是在途中读读书,偶尔迷个路,与其说喜欢旅行,不如说我喜欢旅途吧。对了,去年我还在手帐里写了1到75左右的数字代表都道府县、名胜古迹和主题公园,用摇奖机摇出来的数字决定去哪旅行。

没想到这个地方也能用到hobo啊。

这些回忆都记录下来了,翻开来回顾的时候觉得有点像小说,还挺有意思的。当然不仅仅是玩的时候,工作的时候我还是认真在用hobo的。

(至此西尾维新尝试了不少有趣的新用法,我们将在后篇介绍他工作时用的手帐术。)


【转载】日本轻小说作家出道年龄表

感觉挺有趣分享一下。2018年8月更新版。
原地址:http://depalma01.com/2018/07/27/ライトノベル作家(ラノベ作家)がデビューした/



16歳 新井素子 倉本由布 真朝ユヅキ

17歳 乙一 大和真也

18歳 秋田禎信 小林めぐみ

19歳 冲方丁 日日日 岩田洋季 鈴木鈴 響野夏菜

20歳 西尾維新 阿智太郎 大凹友数 久美沙織 定金伸治 竹岡葉月 氷室冴子 本沢みなみ

21歳 米澤穂信 入間人間 川上稔 志村一矢 小川一水 鏡貴也 雪乃紗衣 あさのハジメ 庵田定夏 樹川さとみ 上月司 笹本祐一 ベニー松山 海羽超史郎

22歳 清涼院流水 渡航 紅玉いづき アサウラ 須賀しのぶ 林トモアキ 渡瀬草一郎 おかゆまさき 鏡征爾 秋口ぎぐる 綾里けいし 上田志岐 神崎紫電 橘公司 望公太 三浦勇雄 御影瑛路 水市恵 水杜明珠 皆河有伽 山本弘 来楽零 若木未生 持崎湯葉

23歳 成田良悟 賀東招二 支倉凍砂 兎月竜之介 九岡望 あざの耕平 山形石雄 阿部暁子 岩井恭平 嬉野秋彦 折原みと 久住四季 五代ゆう 三枝零一 ツカサ 比嘉智康 前田珠子 深山森 森田季節

24歳 古橋秀之 佐藤ケイ 葵せきな あかほりさとる 雨宮諒 石踏一榮 沖田雅 甲田学人 さがら総 佐藤了 周防ツカサ 高殿円 伊達将範 中村恵里加 日向章一郎 正本ノン 安井健太郎 吉岡平 北國ばらっど

25歳 神坂一 奈須きのこ 河野裕 山口幸三郎 水瀬葉月 伏見つかさ 山本文緒 有沢まみず 大樹連司 風見周 椎野美由貴 高遠砂夜 藤原祐 霧海正悟 矢崎存美 ゆうきりん

26歳 長月達平 田中芳樹 竹宮ゆゆこ 五十雄策 岡野麻里安 木村心一 しなな泰之 志瑞祐 手島史詞 中村九郎 流星香 松野秋鳴 三門鉄狼 吉村夜

27歳 白鳥士郎 秋山瑞人 蒼山サグ 井上堅二 海原零 川口士 城崎火也 高畑京一郎 長谷川昌史 弓弦イズル

28歳 時雨沢恵一 舞城王太郎 小野不由美 虎走かける 今野緒雪 ヤマグチノボル 杉井光 三雲岳斗 うえお久光 逢空万太 秋津透 綾崎隼 壱日千次 御堂彰彦 仮名堂アレ 月見草平 番棚葵 吉田直

29歳 上遠野浩平 鴨志田一 浅井ラボ 櫂末高彰 神野オキナ 榊一郎 庄司卓 松山剛 山門敬弘 朝倉勲

30歳 橋本紡 高野和 田中哲弥 ひかわ玲子

31歳 有川浩 三上延 岩本隆雄 おかざき登 荻野目悠樹 片山憲太郎 七飯宏隆 野尻抱介 星野亮

32歳 喜多嶋隆 金蓮花

33歳 谷川流 桜坂洋 中村うさぎ 犬村小六 茜屋まつり 千田誠行 藤本ひとみ 延野正行

34歳 川原礫 青木祐子 大迫純一 すえばしけん

35歳 瀬川貴次

36歳 小田菜摘 松智洋

37歳 中里融司

40歳 水野良

42歳 鷹見一幸

44歳 豊田巧

45歳 てり 加地尚武

51歳 田村登正

57歳 鈴木銀一郎

【存档】关于推理的一些采访问答记录

感谢桐清老师参与,欢迎大家做客“木海访谈室”聊high233
(https://kiuminterviews.wordpress.com/)

【夏鸥寺桐清】:

※和木海君的问答记录!问题都很有意思,结果一不小心就写多了2333


采访对象:日系推理爱好者 桐清


——感谢桐清老师愿意接受本次采访。作为采访的开始,想知道您第一次接触到推理小说的契机是什么?


应该是很小的时候在家里翻出来的一本福尔摩斯全集。什么都不知道地看完了,然后觉得“好有趣啊!”之后看坡和国推杂志比较多。开始大量阅读日推是因为大学时偶然翻到道尾的向日葵,看完后就瞬间沦陷一发不可收了233


——请问您目前的年阅读量大概维持在怎样的水平?这其中新作和旧作会有固定的比例吗?


因为学业的关系最近看的比较少。正常(没有学业压力不掉别的坑)的话大概是一年二百本左右。没有什么固定的倾向性选择偏好,主要还是看眼缘w直觉会很有趣的书都会找来看,新作旧作一视同仁。



——除了推理小说,日系推理应该还存在着别的载体吧?比如推理游戏。能简要介绍一下非小说载体方面的了解与喜好吗?


推理游戏的话有视频通关过弹丸一二代和V3,手机游戏玩过《囚人的旋律》《黑之传令》《饱食之馆》《犯人就是我》什么的←不知道这些算不算。相比于漫画影视什么的来说,游戏的参与感是最强的,能够自己进行结局把控这一点很棒。顺便一提,虽然阅读小说时喜欢看到宏大华丽的岛田流,但是真正轮到自己上场推理的时候还是希望凶手能本着务实的精神进行谋杀(什么话)



——参加过线下的推理交流活动(之类)吗?


自己在大学里是推理协会的会长,所以经常会带着小孩子们进行各种推理相关的活动。大家吃着零食吐槽某些作品或是对实景案件进行推理什么的真的很好玩x
之前也有邀请同城的其他兄弟学校的推理社成员来校内玩自创的密室逃脱什么的,算是线下小型交流面基?社长们一起严肃地讨论密室的谜题、剧本、伏笔和背景故事也很有趣233



——在交流日系推理时,面对推理爱好者与一般读者(不是推理迷)会保持着某种区别对待吗?


会的!和有一定阅读量的同好交流,各种梗和脑洞吐槽起来会比较方便。然后卖安利的力度和方式会大有不同,比如面对一般读者的话我第一本肯定不会推黑死馆,但是面对看了不少炫学还没看过这本的同好我十有八九会把这本和迪斯科打包硬塞对方嘴里请他食安利(喂)



——在旧作中,会有遇到“啊,这个老梗以前遇到过!”“在现代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这样的情况吗?会根据作品出版/发行的年份来修正自己的评价吗?


会有。比如自己先看了很多新本格相关然后才去看的阿婆,觉得损失很大orz比如《罗杰疑案》和《无人生还》,如果入坑就看一定会觉得是让自己哭着打滚的神作,现在看去就觉得没有那么惊艳了。
这个时候一般会感叹时光飞逝和开创者的伟大,没有旧作做基础的话,现在的新作也不会这么异彩纷呈。因此虽然可能有时会觉得旧作的确没有新作那么好看,但还是会对其抱有尊敬之情。第一个写用线做密室的人在当时来说应该也是大创新吧。从1变成2或者3还比较容易,从0中开创出1才是最难的。



——有什么“绝对不希望出现在推理中”的要素吗?


没有!包容心广阔,即使是怪力乱神超自然AI之类的,只要能够自圆其说也完全OK。梅赏使人提高魔抗.jpg



——请问赞同“在出现侦探的推理中侦探必须扮演很重要的角色”这种观点吗?


不赞同。侦探也是故事的一部分,只要故事讲得好,侦探扮演怎样的角色起到怎样的作用我并不是特别在意。
说起来打破读者期待也是很有趣的事情嘛!不破不立,这样好。




——大部分情况下,作家还是把侦探角色树立为一个社会正能量型人物,但偶尔也会有例外。对于这些例外您持有怎样的态度呢?


大势所趋?毕竟为正义而战的正能量人物大家看的太多了,出现反传统的设定是必然。


就我个人来说我不在意侦探角色是不是三观正,因为侦探从来不代表“正确”,他只代表“推论过程”,只要有进行推论就能满足这个身份条件。至于要在“推理”这个核心上加什么其他的设定都无所谓。推论的对与错、做出的选择是否让人满意、人品和性格如何都是人物设定的一部分,和“侦探身份”本身关联不大。只要能够表现出其魅力所在,不管设定成什么恶劣样子都一样会让读者喜欢。


举例来说就是麻耶老师家的麦卡托。以传统目光来看这货绝对不是合格的正能量侦探,坑蒙拐骗一通全齐还偏爱把助手往死里玩,但是这位恶德侦探的人气还是居高不下。能够毫无压力地把读者们在内心的暗向愿望具象化——这大概和他人气高不无关系,说实话每次看到他坑人我都觉得好开心啊(问题发言)




——在塑造侦探形象时,有认为是不可缺少的要素吗?比如记忆力、观察力、防身术。


没有。遵守规则很有趣,打破规则更有趣。对重要的证据只能记忆七秒、重度近视、完全打不了架一被人威胁就开始抱头蹲防念念叨叨暴力禁止的侦探角色不是也挺可爱的嘛x!




——在日常生活中,偶尔也会产生类似推理小说中主角/侦探的代入感吗?比如在抽屉中夹头发丝、观察路过的行人获取尽量多的信息。


会有。偶尔会对同学进行日常推理,比如“论破!你带包出去了所以你今天打算买饭回来吃!”或者“论破!你带了伞所以是要去西苑取快递!”……推错的时候比较多。就算结论对了也一般会被同学回报一脸黑人问号。……很丢脸。……但是真好玩!(闭嘴啦)



——对于作者以自己笔名作为作品内侦探名字的现象,想请教一下看法。


觉得这样的设定之下侦探和作家本体往往会有更为密切的特征联系。侦探往往会倾向于呈现出更多的作者的自我映射,读起来很有趣。


缺点是给侦探写同人的时候会有一点微妙(喂


——写推理同人的时候有什么特别注意或者困难之处吗?


同人本质就是戴着镣铐的舞蹈,想要在原作基础上不人物崩坏地延伸出其他的故事是很不容易的。推理同人尤其如此。很大一部分侦探角色倾向于理性主义,对于案件之外的部分兴趣缺缺,想在原作中看到他们表现出恋爱情感之类的更是做梦(。)另外,受作品内容所限,推理小说中人物的行动往往和案件密切挂钩,脱离案件推进情感变化也经常会让人有种违和感。因此,合理地描写其感情变化或者角色互动之类的都比较困难……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引发崩坏性质的OOC。


当然,有些作品完全不在上述提及的范围之内(看了一眼○○川老师


——对于频繁“致敬”的作品,会因此影响到评价吗?


只要有趣就好啦,毕竟致敬不等于抄袭/套梗/泄底。
当然致敬本身最好也能把控住限度,比如尊敬岛田老师然后把他写成流浪汉,喜欢御手洗洁然后写了个酒鬼老头子说是他的创作原型什么的,这种“致敬”我还是不太能接受……


——能介绍一下您对于笨格推理(バカミス/BAKA推理)的了解和看法吗?


喜欢!超喜欢!哇!


相比于传统的推理小说而言BAKA推理舍弃了一部分逻辑的严密性和事件的现实感,但是明确立场立足虚构也为它增加了更为丰富的创作可能。荒谬、出离、夸张、反叛、黑色幽默、怪力乱神、大逆不道……然而它依旧保有“推理”作为推动故事进程的核心,无论多么不可思议最终仍然能够以合理解释收场。肆意飞去而脚下又永远有着与大地相连的细线——这种合理的脑洞狂欢对于搞事爱好者来说简直是天堂。写一次就会爱上这种感觉的!


当然,其优点也是缺点。不同读者会有不同看法,遭受批判或者引发争议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好这一口就会觉得它好吃,不好这一口就是没办法。个人喜好问题就不做讨论啦。


——现在也会有很多作家只是把推理作为小说中的一要素或是卖点,实际上却是创作着其他类别的小说。会感觉到作为纯粹的推理小说愈发难以发展了吗?希望听听这方面的看法。


其实我不太明白何为“纯粹的推理小说”……如果是指单纯以解谜为核心而将其他要素淡化处理的小说类型的话,感觉的确很难符合当今大部分读者的口味。在这个基础上加入有趣的人设、多点开花的剧情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情。创作者创作“带有推理要素”的小说其实某种意义上说也可以看做是一种好现象?可能会让更多原先对与推理毫无兴趣的读者开始慢慢接触这一领域。泛推理化大概也是推理小说发展的必然,读者总是在渴求读到新的东西,其他元素总要被不断加入的。


坚守“只专注于诡计本身”的推理小说,精神可嘉,但或许也缺乏了一点创新和开拓的勇气吧。


——下面试着推荐几部推理作品吧。


入门的话推荐绫辻老师的《钟表馆事件》,一定阅读积累之后推荐畅销君的《名侦探的守则》(x)。想看不一样的烟火的话,当然是推荐舞城王太郎的《迪斯科侦探星期三》啦!超多重解答加上吞天的脑洞,冲这本书我可以吹舞城老师一辈子!


——试想一下未来,还会一直喜欢着日系推理吗?


只要能一直让我看到有趣的东西就会一直喜欢!






问题构成:访谈室编辑 木海